景順長城楊銳文:自主可控最大級別的浪潮即將到來,半導體行業有不少10倍股機會

六裏投資報 2022年09月21日 19:39

今天(9月21日)下午,景順長城基金經理楊銳文就當前市場風格下的投資機會和組合管理等方面進行了分享。

楊銳文是投資報TOP30基金經理,只是在今年市場中,他看好的半導體等相關公司相對弱勢,今年以來基金淨值跌幅不小。

但楊銳文管理時間在3年以上的基金,年化收益都在16%以上。

數據來源:Choice,截至2022.9.20

相比於單押某一領域或者賽道的做法,楊銳文的風格更偏向於均衡配置。即使看好某一行業,在非主題基金中單一行業的上限也基本不會超過20%。

在半導體方面,楊銳文認爲,市場遠遠低估了這些年中國半導體的發展和突破。

過去四年間,芯片設計公司、半導體材料、設備公司都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已經達到了質的飛躍。

楊銳文認爲,自主可控的最大級別的浪潮也即將要到來,這是國家安全的迫切性所推動的。

這會使得整個半導體行業出現不少十倍以上的個股機會。

關於後市,楊銳文主要看好三大主线。

一是能源主线,既包括新能源,也包括舊能源。

二是自主可控线。

第三條主线在於消費升級。

投資報整理了楊銳文的交流要點和精華內容:

1.最近兩年,新能源是最耀眼的那顆星。因此,新能源主題基金表現強勁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展望未來,新能源基金不一定就能跑贏其他基金。

我們不應該把貝塔的暴露,認爲是自己阿爾法的能力,個人能力的體現……

就現在的新能源機會而言,我們認爲,過去兩三年這種全面的貝塔性已經過去了。

阿貓阿狗都能漲的這種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考驗我們,如何從中尋找阿爾法的機會。

2.我們站在當下來看,未來比較明確的主线方向無外乎三個方向。

第一個是能源线,無論新能源還是舊能源,它都是能源线。

第二個是自主可控线。

這兩條线,事實上都是由國家安全推演出來的,

國家安全,包括了我們的能源安全,包括了我們的產業安全,包括我們的國防安全……

第三個,我們認爲叫消費升級线。

3.對於半導體,盡管今年跌幅挺大的,電子板塊也是跌幅第一,今年表現不好,但是我們依舊是充滿着信心的。

因爲我從2018、2019年开始投資半導體,我認爲,市場遠遠低估了這些年我們中國半導體的發展和突破。

這些年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那時候的想象。

我那時候根本無法想象,今天我們的很多芯片設計公司,很多半導體材料、半導體設備公司,能達到今天的位置。

我們過去了四年,我相信再給他們四年,可能會給我們更驚人的變化。這是質的飛躍。

並且我們認爲,自主可控的最大級別的浪潮也即將要到來,這是我們的國家安全的迫切性所推動的。

所以這會使得整個半導體行業,出現不少的幾倍或者十倍以上的個股機會。


不要把行業貝塔的暴露

視作自己的阿爾法能力


問:四月底开始反彈之後,分化也是巨大的,由此帶來的基金之間的反彈幅度差別也是很大的,其中新能源主題基金走勢非常亮眼。能否談談你在市場轉暖時的配置思路?

楊銳文:我一直有這個觀點,就是我認爲,主題基金是不能和均衡配置的基金去相比的。

最近兩年,新能源是最耀眼的那顆星。因此,新能源主題基金表現強勁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展望未來,新能源基金不一定就能跑贏其他基金。

我們不應該把貝塔的暴露,認爲是自己阿爾法的能力,個人能力的體現。

當然,這裏面肯定有一定的阿爾法的因素。

但是,在這么強烈的風口趨勢之下,豬都能上天,行業帶來的貝塔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以來,战爭與衝突、通脹與蕭條如影隨形,世界似乎發生了急劇的變化。

無論是國內還是歐美的政治經濟環境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我之前判斷中小盤的風格,將會強於偏中大市值的機構重倉股。

因此在市場轉暖的時候,我們增加了部分中小盤的持倉。

但是考慮到流動性的原因,我們的不同規模的基金佔比是有所不同的。

但是總體來說,這部分的佔比相對我的所有基金來說還是相對比較低的。


能在鹽鹼地裏種莊稼

就一定能在肥沃的土壤裏種好


問:你之前有一句經典名言叫“鹽鹼地裏種莊稼”,具體是怎么做的?

楊銳文:那幾年,只要你买入各個行業的龍頭,甚至不需要深入研究就能取得很好的成績。

尤其對這個外資持股最高的前30個股票,就算業績低於預期,這些股票都不會跌。

那時候就感覺躺着就贏了。

那個階段投資成長股就是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這種感覺就像是鹽鹼地裏面種莊稼,特別困難。

但是,我們過去的研究和投資經驗告訴我們,簡單的躺贏只是階段性的。

從長期來看,考驗的是基金經理對這個社會發展的洞察力,以及持續尋找機會的能力。

我們相信,鹽鹼地裏面種莊稼是階段性的,鹽鹼地終將會變成沃土。

鹽鹼地裏面種莊稼是描述面對困難的韌性,並非我們一定要在鹽鹼地裏面種莊稼。

我們能在鹽鹼地裏面種莊稼,就有一定有能力在沃土上種好莊稼。

但是反過來不一定,溫室的花朵不一定能適應極端的氣候。

當然,我們一定不想去做不討巧的事情。

只是很不幸,那時候的市場風格並不是我們擅長、熟悉的風格。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依然能做到不賴,這也說明我們的韌性。

從投資的機會上,我們肯定不會在沙漠當中尋找水源,肯定去有水的地方尋找水源。

只是市場變化多端,並不是所有的時刻都是順風順水的。

我們要有能力安然度過投資的水逆期,別倒在黎明之前。


單一行業不超過20%

避免被小概率事件擊倒


問: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你在組合管理上的經驗嗎?

楊銳文:以非主題類的基金來舉例,我們的組合是相對均衡的,你可以看到什么行業都有。

一般單一行業不超過20%,每個行業都會有一點。

當然,我們的投資範圍也不是這種大家耳熟能詳的幾百億、幾千億的大藍籌,

我們的投資範圍,從三四十億的小市值公司、到幾千億、上萬億的公司都有。

我們組合構建的過程當中,我們已經考慮了短中長的平衡。

我們希望,在市場不好的時候,我們不至於太難受,當我們犯錯的時候不至於太慘烈。

你All in一個板塊的話,如果這個板塊塌了呢?這個極端情況黑天鵝一旦發生,可能對投資者是毀滅性的,這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我們一定要避免被小概率事件所擊倒。

這樣做給了我們相對從容的調整空間。

我們的絕大部分投資,都是從長期的角度來考慮。

這讓我們在下跌過程中,可以時刻不斷地反思,這個標的是否越跌越有吸引力?

而不是一跌我們就慌了,就亂了陣腳。

問:你在一开始做基金經理的時候,就意識到組合的構建需要重視均衡配置?還是在整個投資生涯裏面,慢慢在市場裏面磨練出來的一個做法?

楊銳文:可能我一直都算比較保守的人,我不希望我晚上睡不着覺。

太極致了,我會擔心自己不堪重負,我很有可能晚上就睡不着覺。

我們還是要做好一定的平衡,畢竟我自己也买了很多自己的基金,我也擔心黑天鵝事件的發生。

作爲持有人,我也不希望自己是豪賭一個方向或者一個領域。

我們希望走得更長,走得更遠。

就算我們稍微慢一點,我們也首先追求相對穩定。

尤其我這么多年看過來,事實上,你在這個市場活得越久,活得越長,復利的回報才是真正地驚人。

這是我爲什么選擇相對均衡地去追求實現我們的投資目標。


未來明確的三大主线:

能源、自主可控和消費升級


問:當前環境下,你未來看好哪些方向?比如說大家關注度比較高的新能源、半導體這些熱門賽道,你有什么判斷?

楊銳文:今年確實變化太快了,我們過去也沒想到战爭的發生,也沒想到原油、能源價格漲得這么誇張。

我們可以看,歐洲的能源價格,他們的漲幅是非常非常驚人的。

在全球大通脹的背景之下,我們以很比較明確地看到,全球未來幾年是相對比較困難的。

未來幾年,增量的機會在減少,但同時我們的錢還是很多。

最近央行的數據顯示,居民的存款又創歷史新高,並且今年增加了不少。

我們不缺錢,這個世界也不缺錢。

所以,長期成長的機會在這一刻變得尤其地珍貴和稀缺。

我們站在當下來看,未來比較明確的主线方向無外乎三個方向。

第一個是能源线,無論新能源還是舊能源,它都是能源线。

第二個是自主可控线。

其實這兩條线都歸結了一個因素,叫我們的國家安全。

國家安全,包括了我們的能源安全,包括了我們的產業安全,包括我們的國防安全。

這兩條线,事實上都是由安全推演出來的,

是因爲我們這個世界發生了根本性或者重大的變化的過程當中衍生的機會。

我們可以看到,70年代,

第一次、第二次能源危機之後,市場也是充滿機會的,只不過它的機會不是過去的漂亮50而已。

第三個,我們認爲叫消費升級线。

就現在的新能源機會而言,我們認爲,過去兩三年這種全面的貝塔性已經過去了。

阿貓阿狗都能漲的這種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未來考驗我們,如何從中尋找阿爾法的機會。

這對基金經理的選股能力,或者說對整個公司的研究能力帶來重大的挑战。

所以我們一直都在不斷地加大投入,希望在這裏面尋找到足夠多的阿爾法機會,給投資者帶來豐厚的回報。

當然,毫無疑問,能源线的機會是持續的,所以我們也一定會依舊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裏面。

但是,最容易賺錢的機會已經過去了。

我們認爲還是可能有幾倍或者十倍以上的機會,但是挑選的難度是增大了不少的。

另外有一點,對於半導體,盡管今年跌幅挺大的,電子板塊也是跌幅第一,今年表現不好,但是我們依舊是充滿着信心的。

因爲我從2018、2019年开始投資半導體來看,我認爲,市場遠遠低估了這些年我們中國半導體的發展和突破。

這些年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那時候的想象。

我那時候根本無法想象,今天我們的很多芯片設計公司,很多半導體材料、半導體設備公司,能達到今天的位置。

我們過去了四年,我相信再給他們四年,可能會給我們更驚人的變化。這是質的飛躍。

並且我們認爲,自主可控的最大級別的浪潮也即將要到來,這是我們的國家安全的迫切性所推動的。

所以這會使得整個半導體行業,出現不少的幾倍或者十倍以上的個股機會。

當然,今天是痛苦的,因爲今年很多股票都表現不佳。

我們去復盤很多公司,復盤很多股票,我們可以看到,

互聯網泡沫之後,亞馬遜跌掉99%,但是它跌掉99%之後帶給投資者非常非常驚人的回報。

我們不應該因爲它短期下跌,就認爲這個行業完了,或者這個股票沒戲了。

我們更應該去思考它未來的空間,它能不能長大,它的產品线能不能拓展。

只有一直去跟蹤研究,我們才能在這個行業起飛、這個股票起飛當中,獲取到驚人的回報。

這需要我們有強大的內心,去堅持。

在我的投資經歷當中,只有靠這樣的堅持,才能獲得驚人的回報。



標題:景順長城楊銳文:自主可控最大級別的浪潮即將到來,半導體行業有不少10倍股機會

地址:https://www.antcaijing.com/article/21979.html


回頂端